富二代app官网下载安卓地址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节!

当墨孤城的名字,以一种近乎爆裂般的形式,和自己被联系在一起后,也同样在墨千珑心里留下了他的印记。

一开始,她只是因为墨重山和墨凉城的关系才会关注他。因为她也有些好奇,这个既让家人叹息,却又被他们视为骄傲的儿子和哥哥,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?

在此之后,墨孤城竟然回关了自己,这是让墨千珑也感到意外的。但即使成为了微时空好友,两人却仍是没有任何互动。

在墨孤城而言,是没这个必要,他从没有找陌生人谈天说地的习惯;而对于墨千珑,虽然很想为墨家父子劝劝他,但她更是知道,双方毫无交集,如果自己就直接上去说三道四,这是非常不合适的。

多年残酷的成长经历,让她非常懂得和身边的人都保持着适度的关系,既不过分疏远,也不过分亲近。所以和她相处的人总会感到很舒服。只是却少有人知道,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,是经历了多少的x腥洗练,才铸就了这副老成的铠甲。

以己度人,她也很清楚,劝墨孤城回家的事,暂时急不来。就和唤自己的哥哥回家一样,急不来……

那之后大家各忙各的,她也就暂时把这件事放在了一边。直到这次的网绯闻,让她第一次以一种新的角度注意起了墨孤城。借着网络,她也查阅了许多他过去的资料。

他真的很优秀,说他是灵界大陆当代最优秀的年轻人,也毫不为过……但同时,他也很孤独。

这种孤独,是太过出色的孤独,也是不愿打开心墙的孤独。墨千珑了解。在她身边,也同样有好几个这样的人。冷漠就像是他们的保护色,他们抵触着整个世界,也抵触着任何人的靠近。只有墨千珑知道,在那片冷漠的冰层下方,藏着的,只是一颗脆弱敏感的心。

最近照片的事情越发火热,自己倒是没什么,墨千珑却担心,这会严重影响到孤城的生活。

毕竟双鱼是何关系,双方都是知道的,十羽不会误解;千橙也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,橙兔才是一对。只有这涉及到另一方的“双墨”……墨千珑思索了一下,还是觉得应该认真的向墨孤城道歉。毕竟始作俑者是江晓黎,是自己的姐妹,终究还是她们连累了他。

清纯美女的花花世界唯美写真

虽然没有把握,她还是第一次主动私聊了孤城。

黎白:在吗?方不方便视频聊天?

当时,墨孤城正一个人在天宫门办公室处理公务。

自打那场虚拟战争结束后,除了修炼,他就一直在专研兵法——因为意识到这是自己的短板——而江烬空也安排他做这个项目。为了让大人满意,他更是拿出了十二分的认真,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,那些网上的消息,他看到了,但也没多少时间去理会。

偶然瞥见桌上的玉简亮了,他随手查看过后,却没有回复。

联系他的,竟然就是他近期的绯闻女主角墨千珑。在这个节骨眼上联系他,倒是有些令人意外的。

墨孤城并不知道她有什么事,也不想知道。

作为“从小天才到大”,且立志与天宫主人并肩的修灵强者,墨孤城希望自己在别人眼里的形象,永远都是被仰视,被崇拜的。他很不喜欢自己的名字,跟那些乱七八糟的绯闻扯在一起。一旦被过度娱乐化,就会失去威严,那是他所不能容忍的。

当初的凤墨CP,他没说什么,因为凤薄凉的确是他第一个认可的女孩。而他也认为,越是回应,越会给那些八卦群众提供谈资,倒不如直接冷处理。

而这次的双墨CP,就算明知是无中生有,他竟然也没有太多反感。或许是因为,对墨千珑这个女孩,他一早就是有些好感的。但有好感和真正接触又是两回事,在不熟的情况下,他并不觉得跟她有什么好聊的。

至于她是怎么拿到自己那些照片,他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但这种事无所谓,他也不想对此多说。

毕竟再不完成公务,他就没办法休息,累积下的工作也会越积越多。自己有多辛苦只有自己知道,但无论如何,他都不愿让大人失望。

上次交的报告书,大人似乎不太满意,这次绝不能再这样了……累就累一点吧。

另一边,墨千珑发现自己的信息都被查阅过了,知道墨孤城在线,她也没客气,直接点开了视频。

玉简再次响起,墨孤城扫了屏幕一眼,抬手就要按下拒绝。

但或许是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,也或许是长时间的疲惫,总之鬼使神差的,墨孤城一个手滑按错,竟是点下了“接受”。

墨千珑出现在了屏幕里。她本人看上去比照片更加漂亮,有种既不同于小家碧玉,且是那些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所不具备的特殊风采。异位面的女孩……就是这样的么?

电光火石之间,墨孤城在打量着墨千珑,墨千珑也同样在打量着他。

之前她在网上了解到的他,都是他的辉煌战绩,以及在战斗视频里威风凛凛的样子。不管是在任何场合,他总是高傲的,强势的,如同一座不可侵犯的冰山。这是第一次在视频里看到他,没有其他人在场,独自待在房间里的他,倒是难得的多出了几分人间烟火气。

他穿着一身青灰色长袍,整个人的气场不再是那么强烈,倒是有种家居般的闲适。双眸仍是微冷,但墨千珑却能捕捉到他瞳孔深处压抑的一丝疲惫。

果然,就算是超级大天才,但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他还是付出了很多努力。只是,这些背地里暗下的苦功,却是他不愿让旁人知道的。

短短数息,两人都是将对方简略打量一番,墨孤城也回过神来,眉头一皱,正要关闭视频,墨千珑眼尖,瞧见桌上堆积如山的文案,以及公务上的排兵布阵——而且,这明显就是新手的作品,漏洞百出,让人看不下去!

毕竟是从小在军营长大的女将军,一看到这样,连三流都排不上的布阵图,墨千珑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犯职业病,一口就指出了图中的不足,并且提出了改进方案。

墨孤城一怔,虽然很厌倦别人挑剔自己,但为谨慎起见,他还是转头在布阵图上扫了一眼,视频也就没有及时关闭。

“正所谓,蚤知敌,则独行;有蓄积,则久而不匮;器械巧,则伐而不费:赏罚明,则勇士劝也。”墨千珑仍是滔滔不绝的说着,“这里的方案设想有问题,武器装备设计图未免太不够精良灵巧,不是谁都能够像个人一样强横,不需要武器加持的。”

“且赏罚制度不分明,实在是太像极了那种‘照做就是对的,不照做便是错了要重罚’的极端思想,极其容易激起其他人的不满,予敌方击城之机。到时候,一人,所做并非保守住城,而是被敌攻击破城!”

“还有那里,”墨千珑又是灵活的一指点,“俗话说,畜之以道,则民和;养之以德,则民合。和合故能谐,谐故能辑,谐辑以悉,莫之能伤。养兵以道、以德,这样的策划书,太过于我行我素,要知道城不止是一个人的存在,保城攻城都是一群人的事情。看策划案里面,并没有把他人当回事,且忽略了敌人的守城之力,能够想到这一层的,必然不止一人。”

她每每引经据典,从她那流畅的口吻中,足以看出她并不仅仅是背出兵书,而是真正将每一个兵法点都彻底吃透了,融为了她骨子里的本能。

并且在谈及兵法时,她整个人更是焕发出了一种特殊的光彩,连带着两人周边的场景,仿佛都直接幻化成了光怪陆离的战场。墨千珑手持长枪,指点江山,犹如一位无往不利的女战神。

“另外此处,”墨孤城脸上已经挂不住了,墨千珑却越说越激动,“古人有云,三官不缪,五教不乱,九章著明,则危危而无害,穷穷而无难。故能致远以数,纵强以制。这个‘三官’、‘五教’、‘九章’总归懂吧?看这计划案,怎么跟个啥都不会刚入兵门的小白新人一样?不懂就要去问,问不到还不能查书吗?”

“看看这样,要是放这个计划书上去,城池必然为敌军所破。到时,又要如何是好?在千变万化的战场上,除非真的有把握以一战群雄,否则学不会团结协作,迟早要吃大亏的。”

“真的是太多问题和漏洞了,”墨千珑说到这里,忍不住抬手按了按太阳穴,“难怪那么多公务都搞不定……”

墨孤城:“……”他的脸色很不好看。

“有在听么?”一说到军事,墨千珑就像变了个人一样。她就是无法接受任何的战略瑕疵品,哪怕对方和自己只是第一次见面!

也该庆幸两人只是视频聊天。如果他是自己的兵,她是说什么也要把他回炉重塑的!实在是太丢人现眼了……

被人劈头盖脸的教训了一顿,墨孤城重新查看策略书,本想加以反驳,但这么一看,却越看越是心惊。

一切竟然真如墨千珑所言!自己费了这么多天都解决不了的难题,现在竟然就被这个女孩轻描淡写的说通了!

墨孤城向来敬重强者,不管是在哪个方面强过他,他都会予以尊重。如今墨千珑在军事上的造诣,确实是让他心悦诚服。对墨千珑的好感,也不再局限于最肤浅的美貌和同姓一层了,而是真真正正,对她这个人的欣赏。

“,为什么会懂这些?”墨孤城也破天荒地不去关视频了,主动出言询问道。

她一个女孩,在军事上表现出的专业度是不可思议的。毕竟在很多人的心里,战争就是男人的事,这些也都应该是男人才会去研究的。

墨千珑坦然答道:“我自幼在军营长大,熟读各种兵书,自带军队,做过女将军。”

墨孤城一怔。军营?当上将军需要多刻薄艰难的条件,谁不知道?更何况是一代女将!

自古男人征战天下,哪有女人插手的份?且不说别的,就是让手下士兵认可自己,也是很难才能做得到的!毕竟总有人会因为她是女人,而轻视不服于她!

能带出属于自己的军队,足以证明她的实力。即便是当初的凉子等人也不如。当时终究是虚拟战场,而非现实的带兵作战,而他自己,曾经更是不合群、不带兵的。

“对了,不介意的话,能不能把完整的策划书再给我看一下?”墨千珑又带过了话题,“刚才我只是随便看了几眼,就发现了这么多漏洞,我想的策划书里可能还有更多问题。正好今天有时间,我就一次都跟说了吧。”

还有问题?墨孤城真是一个头两个大。但和墨千珑交流兵法的过程,确实让他收益良多,这是身边任何人都无法带给他的,他也很想趁此机会再多学习一些,因此在稍一沉思后,他就大方的将策划书摊开,推到了屏幕前。

“看吧。如果也不介意的话。”

就这样,墨千珑继续在旁指导墨孤城。职业使然,她已经将原本来找他的目的抛之脑后,只是专心的为他讲解着战略知识。

在了解到她的实力后,墨孤城的态度也就谦虚多了,一边听,一边认真的点头,并配合修改。有不明白的地方也会及时询问——反正现在就只有他们两个人,不会有其他人知道自己是军事小白。

另有一节,墨千珑以往和墨凉城相处时,都是称他“凉城哥”,这次在指点军务时,她也习惯性的唤出了“孤城哥”。

墨孤城起初愣了一下,不过注意力集中在被她指出的工作问题及改进方案上,也没说什么。而当他终于意识到的时候,不但没有想去纠正,反倒对这个称呼很是满意。

不像笨蛋弟弟总是奶声奶气喊着的“哥哥”,也不像凉子带有调侃的“大天才”“孤城哥”,墨千珑每一次唤出的,是真正让他体会到了一种家人般的感觉。仿佛,她就是自己的妹妹。

包括自己对她的称呼,也不知从何时起,自然而然的变成了“珑儿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