芭乐视视频免费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大哥的想法没有问题?

孝虎现在真的不敢相信,他就能够这么笃定?八路军是这么好骗的?虽然邹鹏把大哥林中虎的想法说了,可是,孝虎还是觉得这事儿不会这么简单那。

除非,八路军的脑子坏了,除非八路军被鬼之的东西给迷住了,要不然的话,在城楼下,八路军就会来攻打,何必非得这样来?

看着孝虎有些不太相信,邹鹏笑着说道,“大当家的,所有的谋划,大哥那边已经做了很多,现在,我们只能大哥接下来的吩咐。”

孝虎不在多说什么,只能点头和他一起造起来营寨。做着其他的工作。

到了下午的时候,林中虎便来了,进了孝虎的营寨,他笑着看着他,“孝虎?”

见到大哥来了,孝虎赶紧起身,“大哥,怎么来了?”

“我来,是有一件事儿要告诉!”林中虎说道。

“大哥请说,我能做到的,我绝对不会推辞!”孝虎一口坚定的说道。

“那就好!有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!”林中虎说完,然后才说道,“我料定今天晚上会有人攻打,所以,我让守着,我带着人埋伏起来,到时候,咱们双方来一个里应外合,彻底把这些伪军剿灭,也算是初战告捷!”

果然林中虎要打一个埋伏,他邹鹏竟然能够想这么多,不过,他两个人是明显的智者,和他可不一样,孝虎可是想不了这么多的。

红衣女孩清爽动人

“既然大哥已经做了决定,小弟我自然是没有二话,大哥,只是,还有什么要交代我的吗?”孝虎又问道。

“今天晚上,我们就埋伏起来,大概在后半夜,们可以现在就休息,到了后半夜,一定要养足精神!”林中虎说道。

“好,大哥,我清楚了!”孝虎说道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走了,今天晚上,可是最关键的。”其实林中虎还有后半句话,那就是告诫他,不要掉了链子。

一切的一切,都在这个时候悄然发生着变化。

林河县城也是如此。

晚饭过后,丁醇有些不耐烦了,今天面对土匪,韩青竟然做了缩头乌龟,他打仗的时日也不短了,从来没有这么窝囊过,尤其是瘦猴离开之后,把这个连暂且交给了韩青,韩青这个人丁醇知道,怕是也只是知道他是杨飞身边的警卫员之流,其他的到时一概不知,虽然上次夜间他和土匪打了一个平手,但是,这也不能够断定他可以一掌乾坤能够带的动这个连队。

今天突然打了这一枪,丁醇心中出了一口气,但是,这口气才是出了一半。若是能够拿下这些土匪,当然是大功一件。

此时的丁醇守着城池,他心中的怒火一直没有浇灭。

“不行,不行,一定要拿土匪的命,跟着臧霸打了这么久,臧霸是什么人?一马当先,可以激励士气,他韩青呢?”

想到这儿,丁醇蠢蠢欲动,想要真的和土匪打上一场,土匪和柜子比较,自然是鬼子厉害一点,土匪顶多算是伪军一样的战斗力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城楼下有人要进来,“开开门!”

借着微弱的灯光,丁醇看的出来,这是他们的探子,应该是有什么情况了。

他自己亲自下了城楼,然后开了门儿。

“兄弟,辛苦了!“丁醇说道。

“不辛苦,丁排长才是辛苦了!”那情报员笑了一下就要走。

“哎?等等!”丁醇把情报员叫住,“兄弟,不知道出去之后可有什么情报要说?”

见丁醇不是外人,情报员点头说道,“确实是有了一些小事儿,不过,也无关紧要!”

“哈哈,既然是小事儿,可否和我说一说?我到时想要知道,那些土匪是不是屁滚尿流的滚了?”丁醇问道。

“嗨,还真没有,那些土匪驻扎在城外,地势低洼,看来这些土匪并不懂得什么兵法啊,若是下了大雨,他们的营寨可就一点用处都没有了,若是是我,一定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。”那情报员笑了一下,接着说道,“不过,话说回来,要是鬼子这是计谋的话,那么一头撞进去怕是出不来了!”

听了情报员的话,丁醇那颗心又开始抖动,这是一个好机会啊,所谓富贵险中求,这是能够扭转战局的好机会啊!

“多谢兄弟,多谢兄弟啊!”丁醇说道。

“小事儿,我走了!”

说着,那情报员就去找韩青了。

过了大概一刻钟,丁醇觉得他要把自己的想法和韩青说一说,起码这次若是真的和土匪打,着功劳他可是想要拿上的。

之后,丁醇就到了韩青的住所,敲了门儿,然后进去。

“韩连长!”丁醇说道。

韩青抬头看见了丁醇,之间丁醇眉宇之间透露着一种欲望,是那种自信,与骄傲。

“丁排长,这么晚了,来我这儿是什么事儿?”韩青问道。

“是这样……”丁醇说道,“我听说鬼子在城外驻扎着,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去夜袭,韩连长,若是您有这方面的意思,我们一排可是当仁不让的要抢这个头功了!”

“哦?”韩青不知道,丁醇是怎么得知的这个情况,不过很快的,韩青点着头,“确实鬼子驻扎在外头,且在地势低洼的地方,不过,我没有想要去夜袭他们!”

“啊?”丁醇一听韩青又是不让去打,心中有些气馁。“为什么?韩连长,这可是天赐良机,若是被他们发现了,就一切都晚了!”

“呵呵!“韩青心中自然明白,眼前的那些土匪并不是一般的土匪,若是一般的土匪绝对不会和官军来打,看他们的气势,怕是应该训练有素,而今天出来的那个孝虎,也并不是这么多人的头儿,怕是他们的头儿还没有现身,可见,对方的是有一定的智慧的。如果他猜测的没有错,他们却把营寨安札在低洼的地方,怕不是一件明智的事儿。

“丁排长不要着急,且等着吧,那土匪一定会露出破绽!”

丁醇那颗火热的心又一下子被韩青的话给浇灭了,这是第二次了,若是在臧霸的手下,必定不会这样,真的不会这样,他们会让土匪知道手上的刀枪可是能够杀人的,不是小孩子手上的玩具。

由此可见,丁醇那是一定会出去的,他后退两步,然后说道,“如此,韩连长,有战事一定要告知我,我一定要杀几个土匪,他们现在还绑架了我们臧霸连长,我也一定要把他救出来!”

“好,且去吧,我想,应该就在三两天之内,土匪一定会有破绽!请丁排长保持耐心!”

韩青说得好,丁醇哪能够等那么久?

等他回到城池上,心中那火热与脾气上来,“这韩青胆小怕事,怕是一辈子也救不出臧霸连长了,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主动出击,还能给土匪一个当头棒喝,让他知道八路军可不是吃素的!“

一个排也就是只有十几个人,经过杨飞的扩编,现在一个排大概有四十多个人,到了城墙上,丁醇顿时觉得他必须做出一点事儿来。

“兄弟们,如今韩青知道臧霸连长陷入土匪手中,还不思如何就出来臧霸连长,反而一直作壁上观,他在消磨土匪的耐心,我们作为臧连长的手下,如今我们知道土匪就在不远处,并且到时候我们直接居高临下干掉这些土匪,即便是我死了,我也毫不在乎,要不要救出来臧连长消灭土匪?“

“要!“

这些都是臧霸带出来的兵,对臧霸也是比较忠心,这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?谁也说不准。

“既然大家都同意,那好,现在我们就出发,我们四十多个人不信还打不过那些土匪,走!”说完,丁醇就带着四十多战士悄然打开城门儿而出去了。

林河县城,现在城墙上一个战士也没有,还是在巡逻的时候,战士们发现城墙上没有人,经过仔细查看之后才大惊失色的告知了韩青。

当韩青知道城墙上没有人之后,立马又安排了一个连去守着城墙。

“今天谁值守?”韩青大声问道。

“是丁醇,丁排长!”

“丁醇?”一听到丁醇的名字,韩青内心一叫,“不好,这家伙肯定是去找土匪的麻烦了,他一定会陷入土匪的埋伏!”

“好了,二排给我守好城池,三排四排跟我走!”韩青喊了一句,三排四排立马组织人马出了城门。

……

丁醇也不是一脑子浆糊,他也知道,他的主要目的是要消灭土匪然后把臧霸给救出来,所以,这一战不容有失,所以,他先派遣几个战士去前面侦查,得到的结果果然是土匪的营寨在地势低洼的地方,而且防守及其不严密,很容易就能够让他们钻入空子,不仅如此,几个战士还带来了一个消息,说是营寨中的土匪似乎正在赌博,口中喊着“大大大,小小小!”

这就更加让丁醇明白,这些土匪别看表面上意气风发,实际上一点点的战斗力都没有,如果遇到他们的突然袭击,肯定会如土崩瓦解一般迅速。

“好,既然知道土匪现在的情况,我们这四十多个人,今晚就要把土匪的营寨给点了,另外,给我抓到几个活口,我要知道臧霸连长的具体位置!明白了吗?”

丁醇问道。

“明白,丁排长请下命令吧!”

“好,一排所有人员给我听好了,现在我们立马朝着土匪的营寨去,攻入营寨,立马点火,另外,遇到土匪不要客气,直接给我消灭就好了!”

“是!”

丁醇下了命令,所有战士都把子弹准备好,准备攻进去。

悄悄的摸到了高地,丁醇看到下面果然是土匪的营寨,而且巡逻的土匪也大部分懒洋洋的,甚至靠着营寨在睡觉,很多营帐已经熄了灯,怕是早就已经睡下了,不远处听见几声飞鸟扑腾了几下翅膀,丁醇相信,土匪一定会失败!

“一班,二班的跟着我,三班四班守着这个高地,如果我们遇到了阻碍,甚至是土匪的强硬攻击,我们可以撤退,三班四班给我守好这里,这里使我们的后路,明白了吗?”丁醇说道。

“丁排长,我们明白了,放心去吧,只要我一条命在,绝对就会守着这里,等们安全回来!”三班长说道。

“好,生说下的人,跟着我,咱们走!”说完,丁醇带着人就往那里去了。

所有的事儿好像是预谋好了一样,他们顺利的摸进去,也没有遇到抵抗,丁醇点了火,扔进了一个营帐。

火势立马燃烧了起来,那些懒洋洋的土匪在第一时间并没有发现着火了,而是帐篷一里面的土匪知道了,大声喊了起来,“着火了,着火了,大家灭火呀!”

一瞬间,着火的消息一下子让很多人知道了,

那些土匪赶紧去拿着水桶救火,手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武器。

看到如此,隐藏着的丁醇立马喊道,“好了,现在是我们进攻的绝佳时间了,为了救出我们到了连长,为了消灭这些土匪,同志们,杀啊!”

一声令下,战士们立马露出头,朝着那些土匪开始开枪,“嘭!”

“哒哒哒!“

“轰!“

一连窜的进攻,让很多土匪开始找不到北,但是他们明白,“夜袭啊,夜袭啊!“

声音惶恐,带着撕心裂肺,他们抱头鼠窜,开始在几个营帐中一直穿梭,等等哦啊他们呢拿了武器过来,在风的作用下,好几个营帐竟然都被点着了,大火“呼呼”的朝着西南方向逃窜,一下,两下,又一个营帐被点着了。

“救火!”

“救火!”

孝虎没有睡觉,其实他也在等今天晚上会不会真的有八路军来袭击,还果然如同林中虎和邹鹏预想的那样,这八路军还真的来了。

“救火!”

孝虎现场指挥,可是,现场已经乱作一团。

邹鹏看着,眯着眼睛,“八路军完了,至少,来作乱的八路军会全军覆没!”

孝虎听到邹鹏如是说,有些惊讶,“营帐都不要了?邹鹏,赶紧找人去救火呀!”

邹鹏拦着孝虎,“大当家的,现在不是救火的时候,依我看,现在是赶紧拿起武器和八路军打开的时候,这样抱头鼠窜,怕是于我门不利!”

“这还怎么打,这风一直是吹向我们,大火也是朝着我们这边蔓延!”

孝虎有些惊讶的问道。

“正是如此,我们才要保存我们的实力,相信大哥会带着人来打,我们只要把我们的人召集起来,现在朝着西边去,躲过这场大火,然后再和八路军开战,否则的话,我们的人都在八路军的沈城范围内,死伤应该很大!至于这营帐,暂且不要了!”

邹鹏说完,孝虎抖动着嘴唇,“好,就听的!”

之后,孝虎迅速的召集那些落荒而逃的喽啰,他们并不清楚为什么八路军敢来,这里可是有两百多人的部队啊,就说这个八路军,他有多大的能耐敢来?

但是现在八路军就是来了,而且气势汹汹。

而另一边,高地上。

三班长四班长看到火光冲天,高兴极了,“怕是这些土匪都已经成了活下的冤死鬼了!”

“是啊,还是丁排长有魄力,他韩青一个警卫员现在巴不得当一个连长,所以至我们臧连长死活不顾!”

“说的没问题,呵呵,依我看,要不要我带着我们班的人冲下去给丁排长一点优势?好好的带着人在这里守着!”三班长问道。

“不不,丁排长可是让我们两个班守着的,如果擅自走了,到时候,丁排长怪罪,怕跑不了!”四班长说道。

“呵呵,小子太胆小了,我们私自出来打土匪已经得罪了韩青,现在,只有孤注一掷的消灭土匪,才是正儿八经的事儿!”三班长说道,“我带着人去了,的人守好这里!”

说完,三班长就带着人走了。

四班长摇着头,“这个狗日的去抢功劳了,去就去吧,这里有老子,谁来了也抢不走的高地!”

不过,这话说完,身后突然出现了几个人影,四班长皱起眉头,刚一转身,一个木棒就打下来,根本来不及开口说话,就晕倒在了地上。

周边的四班战士无一不是这样的。

这也正是林中虎让人干的。

杀人,从来不是林中虎的选择,胜利才是他的选择。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,看到大火漫天,冷笑一声,“这些伪军还是有两下子的,原本以为他们不会有胆魄来,没想到,倒是来了,还把我们的营帐给烧了!”

“大哥,刚才留守的一些人全部被我们干掉了,现在进去吗?”

“不!我要让他们这些伪军全部钻出来,钻出来就好玩了!”说完,林中虎一摆手,所有人都躲了起来。

枪声确实稀稀落落,很快的,丁醇就发现他们的子弹用光了,但是一下子的疑问又来了,刚才还能够看得见的土匪,现在竟然一个也看不见了。

想到这儿的丁醇后背发凉,“不好!看来中计了,韩青说的没错,这土匪确实不简单啊!”

“停止进攻!”丁醇下了命令,然后把人召集过来。

“排长,为什么停止进攻?我看见土匪往那个方向去了,我们只要追过去,一定能够消灭他们!”

“放屁!”丁醇喊道,“这下子,老子算是完了,土匪有两百多人,可是我们打进来,这个时候老子才发现刚才看见的哪有那么多人,顶多就是四五十个人,这些人绝对不是土匪的全部,看来,我们必须撤退了!”

“不!”丁醇愣了,出来的时候,城墙上没有一个人,若是土匪趁机攻占了林河县城,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。

“赶紧撤,赶紧撤!”

说完,丁醇立马带着人后撤,刚刚撤退了没有多久,就看见了三班长带着人来了!

“排长,丁排长!”

三班长看起来很兴奋。

“……怎么来了?”丁醇问道,“高地呢?”

“丁排长放心,高地四班长守着,我想到了这个时候,应该是总攻的时候了,所以,我带着三班的人来了,想助您一臂之力!”三班长说道。

“高地没有丢吧?”这是丁醇想问道的。

“没有,绝对没有,一路上我过来,背后没有枪声,想来,四班长还守着呢!”三班长说道。

“好,如此就好!”丁醇说完,“赶紧撤退,赶紧撤退!”

“什么?”三班长有些惊讶,“撤退?排长,若是我们再加一把劲儿,这些土匪可就全部都死了,为什么我们要撤退?”三班长有些不解。

“先撤退,撤退了再说!”

丁醇说完,就带着人往高地跑去!

剩下的战士们也都不敢吭声,有丁醇在,也没有他们说的话的机会。

当丁醇上了高地的时候,却猛然发现,四班长他们一个人也没有了!“这……”

“哎?四班长呢?我走的时候还在这里呢!”三班长惊讶的问道。

“早了,这里一定遇到了土匪的攻击!”说完,丁醇立马说道,“大家跟着我,现在立马从左侧进攻!孤注一掷,我们一定要到达林河县城!”

说完,他们就朝着左边奔跑起来!

可是,就在这个时候,听见了“哈哈哈”的声音。

丁醇立马愣住了。

三班长,整个排的人都愣住了,他们待在原地,然后在微弱的灯光下,出来一群人影。

丁醇往后看,也是出来一群人,这些人团团的把他们给围住了。

“呵呵,有两下子,不过,还是们全军覆没!”林中虎笑着说道。

“呵呵,要杀要剐随意,我丁醇要是哼一声,就不算是一个男人!”丁醇眯着眼睛看着对方。

周边的战士们用枪警戒着,可是,枪里面有几颗子弹,大家都清楚,刚才打的太火热,子弹用的也太快,所以,即便是拿着枪对着他们,心里也算是安慰着自己。

三班长挡在丁醇的前面,“排长,我错了,我不该走!”